死读书还不如读史书,高考若干年后让我们重温历史

高考若干年后,我们远离了学堂,远离了那些那些大部分我们早已忘却的知识。不管你是文科出身还是理科尖子,都向你推荐一套关于历史,关于古代生活的书籍,生活工作之余回味一下历史,借机舒缓压力。

《历史是个什么玩意儿》是北京一历史老师袁腾飞所著的历史书籍,他上过百家讲坛,记得是说的《两宋风云》,后来发现此人也就是当年的”史上最牛X历史老师”。

他以整个中国历史为蓝本,用自己组织的语言,向我们讲述了从5000年前到21世纪,从尧舜时代到新中国成立的一系列史实故事。语言简练风趣,人物鲜活,从开篇就紧紧抓住读者,第一次那么主动的了解历史。

这本书好处多端,略表其三。

“你看那厮长的那模样,哪有一点帝王福相啊。那脸跟个鞋拔子似的,又像瓦刀,满脸麻子……你给他画成这样,他宰了你。你美化他,把他画得跟秦始皇汉武帝似的是吧,他也宰了你。”大约没有哪本说史的书能出现这种文字,说的还是一朝开国之君,然而袁腾飞不但说,而且旁征博引,条理分明。

除了痛斥朱元璋之外,他不屑于反清复明而有理有据地赞扬了满州的诸位明君,他把懦弱无能的大宋朝总结成”最可爱的王朝”,他把勇猛闻于世的斯巴达300勇士说成”300个人打仗放在咱们周朝相当于是连长干的事儿。”种种迹象表面,普遍的历史观念在《历史是个什么玩意儿》这本书里休想轻易扎稳马步,你总能在读这些颠覆性论断的时候发觉从前对历史的认识如此概念化,它们被袁腾飞风卷残云地描述成另外一番风景。等你醒悟过来又幡然觉着,他教会你的却并不是形式化的颠覆,而是重新审视既定事实的勇气同智慧。

面对历史,多半人选择如临深渊如履薄冰的谨慎态度,他们很客观,如一尊庄严钝重的石佛。偏有另一些人,不能说他不学术,也不能说他没道理,但从他们口中喷涌而出的历史事件总像沸腾的熔岩,那种莲花锦绣的情景须臾便能俘获你的心情。

其实历史书最初的面貌本就是痛快愉悦的,像《史记》,像《三国志》,总能把学术集结和情感喷薄搭配到浑然卓荦,如何两千多年后的历史书却成了这副寡淡模样?袁腾飞不信,他就是另一些人之一,他直斥寺庙里的乱收费,直斥明朝皇帝是一个赛着一个的混蛋。此君感情滚烫,一口京片子生脆而凶猛,砍瓜切菜痛下针砭,如同老北京的豆汁,初入口毁人朵颐,细回味悠长绵然。文采节律即便不能复刻司马氏,情感的风骨倒是私淑得彻底。

据网友说袁腾飞真正的对手是郭德纲。

这话不准确,但也不扯淡,”七次下西洋,600万两银子花出去,郑和整个是一个散财童子”、”汉人的服装是最笨拙的,宽袍大袖,那个大袖子能钻进一个人去,穿上那个衣服一上街,勤劳的清洁工都得下岗。”从这些通篇通篇充满智慧的包袱可见,袁腾飞说史真有点儿相声样,学和唱谈不上,说和逗不含糊,让一本说历史的书变得饱满鲜艳,像含着满口的跳跳糖一样充满惊喜。有多少人愿意等地铁的时候或者蹲马桶的时候抽一本笑话书来翻几页放松心情,快乐之时如能兼顾汲取隐遁在幽默之后的信息量和知识点,更加难得。看起来他是明确想告诉我们历史是个有趣的玩意儿。

衡量一部作品,意、情、趣三者只占其一就是好书,三者全占的,确实没什么理由无视了。有句话叫”鸟随鸾凤飞腾远,人伴贤良品自高。”袁腾飞能不能飞腾远没关系,但他的名字估计会和诗句一样要被人们念叨得越来越频繁。

袁Sir语录
■长城是中国农牧业的天然分界线,我们老祖宗很明智,长城以北的地是不能耕种的,只能放牧,风吹草低见牛羊,现在呢,风不吹都能看见黄鼠狼。
■骑兵打步兵,那不跟德国队踢中国队似的么,我想进几个球就进几个球。北京奥运会我给你留点脸,5分钟进一个,我不给你留脸半分钟就进一个,180比0。
■登州就是山东蓬莱,韩国人跟咱们套磁的时候,就说中韩两国隔着浅浅的一道海,天气晴朗的时候,我们能够听到山东半岛的鸡叫声。也不知道什么鸡,叫那么大声。
■有人说中国人轻家国而重乡土,勇于私斗,怯于公战。打架勇敢着呢,你看我媳妇一眼我跟你没完。外敌入侵就胆小,异形打过来了,我躲着。
■电视剧《天龙八部》里萧峰他爹被人误杀了,在那个墙壁上刻字。香港拍的剧,萧峰他爹刻的是蒙古文,我很佩服导演,没让他刻英文。大陆拍的还好,刻的就是契丹文。
■孔子是最倒霉的,死了几千年永远不得安宁,谁有点什么事就把他拽出来,要不然就烧香,要不然就上板砖。
■现在皇陵绝对不能挖,什么时候高科技了再想办法。况且这玩意儿你挖也没用,也不能把东西卖了,还得建博物馆弄武警看着,累不累。还不如在土里埋着呢。
■军舰重创和沉没的区别就是,别人回去拿去炼钢,我们要炼钢还得先捞上来。

 

 

 

书名:历史是个什么玩意儿

作者:袁腾飞

出版日期:2009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