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我们还在

有时候突然觉得黄伟文的词胜过另一位“伟文”,反高潮如痴如醉,浮夸唱到声沙,水瓶座温暖如刀让人无数次流泪~

其实我非末日论患者,也没有矫情到需要写一篇日志来记录重生的心情。

只希望有限的时间里,我们能更好的去发现众多美好的事物,而不是一再唏嘘各种不满与压抑。

我还是我,22号我还健在。